如此精美的艺术品

2020-07-10 09:45

最后说到陶坯上釉用的釉土,占堆又拿出一块拳头大、黑乎乎的有着蓝黑光泽的石头和一小碗泛着蓝莹莹的金属光泽粉末。这种铅锌矿石在直孔梯寺山下就可以找到,使用时要把块状原料粉碎成末,和水均匀地刷在陶坯上。

迈步进入,一老一少两位村民正盘膝而坐埋头打磨着手中的陶罐。一起陪同而来的墨竹工卡县文化局副局长次仁朗杰指着一位老人告诉记者,他就是塔巴制陶技艺传承人占堆。

从泥土到陶器,从蓝黑色到棕红色,这种堪称脱胎换骨的变化,犹如魔法,令人惊叹。占堆给我们展示了他们制作完成的一些陶器和陶坯。在一间专门用来展览的屋子里,堆满了酒碗、酒壶、茶壶……林林总总数十件,拙朴简洁的器形,泛着光洁闪亮的棕红色,大件的大气简洁,小件的拙朴可爱,看得我们眼花缭乱。

墨竹工卡县塔巴陶瓷生产合作社就坐落在村前那山风吹过的坡地上。这里宽敞平坦通风,是烧陶的最佳地点。而门前堆放着的大堆红色陶土,想来就是烧陶必须的原料吧。

占堆首先证实了大家进门时的猜测。他指着门口那一堆红色的土告诉我们,这是制陶最重要的原料“干巴”。而制作塔巴陶瓷的陶土就是由这种叫“干巴”的黏土(红土)与碎石(色)、白土(才嘎)等混合而成。其中除了白土外,其它材料均可就地取材。

车窗外,忽而蓝天高远,阳光白亮亮地洒向大地;忽而黑云压头,几缕金光穿透云层缝隙。而记者的思绪早已按捺不住开始了跨越千年的驰骋。

如今的塔巴陶瓷,虽然在烧制方法上由原土法烧制改为电炉烧制,原来的手工磨料也变成了机械化磨料,但在很多关键技术上还是保留了原有的技艺,采用纯手工制作。占堆十六七岁的时候就跟村里的旦珍和次旺两位师父学习,刚开始只是自娱自乐,后来慢慢产生了更为浓厚的兴趣,到了农闲就在家里忙得不亦乐乎。从不好意思出手送朋友到成为市场上的抢手货,几十年来从未中断。

占堆,今年已60多岁,古铜色的脸上,深深地刻着一道道皱纹;两只瘦长的大手,长满了老茧。我们的到来,使他停下了手里的活儿。

据说,1000多年前,在塔巴村对面帕嘎曲巴山的曲念卓嘎修行洞里,有一位叫益西多吉的修行者,偶然间把泥巴扣在自己的膝盖上做成了碗状,又模仿牛鼻子上的环做成碗的把手,由此发明了陶瓷制作技艺。而今,这一技艺传承千年,成为村中农牧民的传家之宝……

图为自治区非物质文化遗产——塔巴制陶技艺传承人占堆展示他的“宝贝”,已制作成的塔巴陶瓷。记者 杨正林 摄

如此精美的艺术品,却是件件来之不易。

占堆主动给我们讲解了陶器制作程序:砸碎陶土——过滤细土——和成泥巴——制作陶坯——晒干陶坯——陶坯上釉——烧制陶坯。这只是一个大概的流程,其实其中光是制作陶坯这一环节就有不少工序:拍器底、安器壁、安口沿、安器嘴和器柄,其间还要打磨抛光,最后是雕刻花纹。说着说着,占堆顺手拿起一个制作好的陶坯,盘腿坐在陶轮旁,用各种木质的、金属的工具在上面比划,以便我们了解它们的用法和作用。虽然普通话讲得不太流利,但他的耐心细致令我们感动不已。

塔巴村到了。皑皑白雪,终年覆盖于它南侧褐色青苍的山峦之上,仿佛是在固守着一个千年亘古不变的誓言。

金灿灿的落叶铺满318国道,随着车轮的碾过龙腾蛇舞着。此行的目的地就在墨竹工卡县工卡镇以东约3公里处。